s'inscrire / se connecter
WEN Fang - L’ENS Louis-Lumière

文 芳

法国巴黎路易·卢米埃尔国家高等艺术学院

L’ENS Louis-Lumière 摄影系

中国独立艺术家

 

“艺术不该只是高高在上的,和普通人没有关系的,只是一个锦上添花的工作。”

文芳经常和普通民众合作,创作艺术作品,如打工者、农村妇女、儿童等,作品形式涉及摄影、装置、雕塑、行为等。

这些作品在法国、瑞士、瑞典、意大利、韩国、日本等国家展出,被LVMH集团、法国雷诺艺术基金会、法国纳夫利兹OBC银行等机构收藏。

 

留学法国对您的艺术风格有什么影响?

留法经历不仅仅影响了我的艺术风格,而是改变了我整个人。

年轻的时候,去一个相隔万里的国度,生活几年,是对每个人都特别重要的事情。如果你只在中国生活,就会觉得我们所接受的很多观点是理所应当的。而如果别人与自己观点不同,可能就会想“这样是不是有问题”,他是不是对我有敌意”

但是在遥远的地方生活几年,就会发现这个世界存在有诸多不同,而且这些“不同”都是自然的。这样才算真正懂得,何为“君子和而不同”。

 

法国文化给您带来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跟法国朋友在一起,教会了我如何表达感情。而这正是我们(中国)文化里缺失的一块。

就像做大地艺术的时候,我跟孩子们讲,如果你爱上一个人,如何表达你的爱?

如何用艺术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的感情,是一种特别重要的能力。我觉得会表达爱的人特别幸运,因为予人玫瑰,手有余香。

我现在听到音乐,就可以随之起舞;看到一花一木,就会想要去把我对人、对这个世界的爱,用这朵花、这株木、这颗小石子来表达出来。而那一刻,我心里洋溢着无尽的幸福。

 

大 地 艺 术

大地艺术(Earth Art )又称“地景艺术”、“土方工程”,是指艺术家以大自然作为创造媒体,把艺术与大自然有机的结合,所创造出的一种富有艺术整体性情景的视觉化艺术形式。(摘自百度百科)

 您如何定义大地艺术?

大地艺术,是上世纪60年代在美国开始出现的艺术流派。一群热爱大自然的人,觉得在美术馆、画廊、工作室里展示作品没意思,所以希望以天地为家,有点像小动物,在大自然里进行创作。

人的傲慢,有时会把自然视作是可利用的、可开发的,是全然被动的。但我理解的自然是活的,是瞬间万变的,是无法完全控制的。正因如此,在自然中创作,我会计划,但也随时准备改变计划,接受自然的不配合和意外的礼物,就像面对一个你爱的人。

我想我们的生命里,也同样有着很多不能自己操控的事情,学会去接受这个“不能控制”,应该是人生很重要的一课。因为那关乎到一件大事,就叫做“自由”。看着那瞬息万变的生活,从我们身边如流水般滑过,什么也抓不住,而我们还是可以面带笑容,好好地感谢他们曾经来过,使我们成为了现在的自己。

是什么吸引了您去创作大地艺术?

我觉得人到中年,体会跟以前也不一样。以前可能更加专注于社会问题,人和人之间的各种矛盾。

现在我可能更喜欢山野吧。

城市之中总是弥漫着各种利益和欲望组成的关系,总会让人有点无奈。而我呢,又不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人,有的时候挺脆弱,挺敏感的。我现在和大自然在一起、和孩子们在一起,首先是自我治愈

还有一点我喜欢大地艺术的原因就是,转瞬即逝。你不用考虑用工作室去存放,它就在山野间发生,可能就在你把它拍作照片的那一瞬,就散了。

 

您这次组织并参与的马大夫夏令营中,有一个作品叫作《人蜕》,能与我们分享一下创作灵感吗?

人蜕,用玉蝴蝶做成,仿佛是孩子小腿和脚,蜕下的一层皮。

我一直特别喜欢玉蝴蝶这种茶,它在水中特别特别美。这个材料是半透明的,自己又一直对蛇蜕、蝉蜕的皮特别感兴趣。突然就萌生一个点子:为什么不用玉蝴蝶来做这个人蜕呢?

后来,我就在家自己试了一下,发现用胶水粘就可以:先把玉蝴蝶在水里展平,然后晾干,接下来用人的腿来做模子…

可能也是因为正好走到人生的一个岔路口吧,所以需要取舍。需要重新去接受,也需要放弃。所以这个作品既送给孩子,也送给我自己。

我把这副人蜕,留在山里,也把一些过往留在那里。走出来的时候,真的很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