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

Sites pays et partenaires

Membres :
0 200 500 1000 2000 5000 10000+
程漫漫 - 法国国立高等美院

程漫漫

独角兽艺术空间执行总监

凤凰艺术特约撰稿人

2012-2013 加拿大蒙特利尔职业创业计划文凭(美术馆、艺术机构运营方向)

2009-2011 法国里昂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国家高等造型 硕士文凭

2007-2009 法国布尔日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国家造型 学士文凭

 

“Allo, 笑一笑嘛!”一个六旬老人在迎面而来飞奔着的自行车上对我说。那天傍晚,我只是和往常一样在家楼下的面包店买完热面包回家;那时,我似乎很满足。之后,我常常会想起这样的画面。在法国10年,这样的日子很多;属于自己思考的时间很多。

我在法国学习艺术,初到时在Grenoble的司汤达大学学习法语文学,这是一个阿尔卑斯山脚下的小城,每到假期我都会选择旅游,常常一张单火车票,走走看看,学会迷路;剧院,美术馆,教堂,都可以让我感到无比舒适。之后我通过考试去了布尔日国立高等美术学院,选择布尔日这个离巴黎不到一个小时车程的法国中部小城,似乎是我这个住惯了北京这样城市的孩子对小城市的一丝期待;整个城市从南到北步行30分钟,拥有一座非常宏伟的教堂,美术学院坐落在市中心广场边上,不远处还有一所法国国立高等音乐学院,我对当代戏剧的启蒙认知就在这里,在这个城市拿到国家造型文凭后我就离开了。

很幸运,在布尔日毕业那年,我考上了里昂美术学院;这所学校和这个曾经作为古罗马帝国古都的城市拥有着同样的高傲气质。还记得开学第一天,导师Gilles Grand用他音乐家特有的措辞和语调告诉我们,这里是培养艺术家的地方,你们每一个人走到今天,已然是艺术家了,希望你们开始有自己的风格,包括语言状态,面对公众的自信。这一课,让我无比兴奋。

我一直觉得里昂是我的第二故乡,直到毕业那年,我写下了:一个地方或是一种状态,越是临近离开越容易发现他细节的美丽。今年春天的空气状态不那么好,呼吸道常常觉得涩涩的;而阳光却常常好得让人异常兴奋;每天经过的河岸突然间出现好多美丽的人和物;爱这一切。

里昂美院坐落在索纳河边,还记得毕业答辩那天,经过河边的一个lungebar,老师Franck Scurti和Isabelle cornaro在户外吃午饭,大老远Franck就举起双手招呼,随即Isabelle也放松地微笑;这个场景常常被我想起。Frank这个第一眼被认定为“拥有被宠坏了的高傲”的男人,用时间和行动向我演示着他的态度;Isabelle 这个我幻想着当作镜子的女人,也用她的举手投足教给了我女人的姿态。而依山傍水的Quai saint vincent则带给这里的人天赐的灵气。Diplôme(答辩)过后却开始天天往学校跑了,哪怕只是在楼道间来回地踱着步;开始感慨这儿的魔力。

在里昂美院毕业那年,正好是上海世博,罗纳-阿尔卑斯大区在上海世博上有自己的场馆,作为当年学校唯一的中国人,我加入到了其中工作。这似乎也为我日后作为策展人打开了一扇窗。还记得最后一年导师Yves Belorgey问我:为什么会来法国?我说,爸爸告诉我学艺术要来法国。他说:你现在还那么觉得吗?我摇摇头说:应该在世界。那年我移民去了加拿大。现在的我,在北京管理一所非营利艺术机构,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驻地,创作,展览。 

到如今一切如此顺理成章,起因于我在法国这10年。